我与韩师

韩园古韵
作者:中文系2004届毕业生 点击数:发布时间:2013-05-17

我确实感觉,韩园泛着悠古的神韵,萦绕情心,尤其在离开韩园的日日夜夜,神思时常将我带回那悠悠古韵中。
最令人向往的是那一去不复返的旧式楼房——“巴士底狱。梦中的巴士底狱因其古式建筑风格,与历史书籍上的巴士底狱神似而名,顽皮的代称,并无它意。葱郁的老木于前,阶青痕痕,历史的沧桑尤见,据传是韩山书院时期遗留下来的本物,于此算来也应不下百载矣,可怜古石苍土,在新校园规划改造中成为牺牲物,本物不再,其影却潜入到曾过往的人心中。我们一代有福与之亲密接触过,学弟学妹们却只能看到一块绿化为草坪,中设玫瑰园的平地。
也难忘那古老的铜钟,于极远便能听见,咚咚咚…”,俨然回归到历史深渊,是一名书院内的书童倾耳聆听。同学室友在毕业留言中写下一句触我灵心之语:那一天,我对老人说:让我敲一下韩园的古钟好不好?我敲了,一共敲了六下,那钟声,悠扬的悠扬的,传了好远好远。那是韩园的钟声,我们毕业了,再也听不到韩园的钟声了。老钟已老,依然以青春的歌唤来韩园脚步的停驻,唤起学子向往深深古韵的情思。敲钟的老人捋着白胡须盎然观物,风雨从他身边经过多少载,见证木棉花花落。是啊,你当然不能忘却高挂铜钟的那棵凤凰树,及旁边魁梧的木棉树。三月花开,五月结籽,六月飘雪,落地归根,这是木棉年复一年的成长历迹。一盏又一盏鲜红的小灯笼挂上木棉枝头时候,春天刚醒,连木棉枝上绿叶都未及插上,便喜不胜已地挂上红花,暖暖地把握着韩园人的心思。过个把来月,花落地,籽寄洁白的飞絮随处纷扬,那情景,俨然一首诗,一曲青歌,悠然自在,神韵迷人。然而你不必忧伤,凤凰树以更加鲜艳的色彩接踵而来,点缀这所百年老校,恐怕没有再多的装饰可与媲美矣。谁不向往?
韩园是一位依山而居的隐者,自然的笔墨为它描绘清淡的情愫,而情心藏内的韩园,正不躁不急,不忧不喜地安然其态。依山观望韩水,天地山水之气点染其趣,俨然到了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之境。悠远的神思缭绕其灵气之间,韩园便成了一座宁静的诗歌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