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庆110周年

校史长廊

潮州那所大学
作者:陈三鹏 点击数:发布时间:2013-10-08

潮州人的大学梦由来已久。据史料记载,筹建潮州大学之议最早出现在上世纪二十年代。1925年春,潮州社会贤达林仔肩便在汕头发起筹办潮州大学。历任金山中学校长张竞生、杜国庠也有过将金中办成大学的设想,但均因种种原因未能付之实施。潮州没有大学,不仅令潮籍有识之士汗颜,就连福建的陈嘉庚先生也为之着急,他在1947年的《论潮州大学》一文中写道:“潮州与闽西毗邻,并与嘉应、海陆丰接壤,地广人稠,人口万千,尚未有一所大学,诚属憾事。显然,陈嘉庚心目中的大学应该如厦门大学般以城市命名的综合性大学。令陈老先生意料不到的是,这样一所大学并没有办在潮州,倒是上世纪二十年代他曾经捐资一千大洋修建校舍的广东省立第二师范学校一路发展,成为今天的广东韩山师范学院。这是目前办在潮州的唯一一所大学。

潮州只有一所大学显然是不够的。我们暂且不参照世界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标准,即便按国内城市人口与高等学校数之比,或百万人口中之本专科在校生人数标准,潮州这个近300万人口的地级市至少也应有三、四所大学。但她至今仍只有韩师一所,既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更与这座具有崇文重教传统的历史文化名城不相称,这不能不让人感到广东高等教育发展的区域不平衡性。

然而,就是这仅有的一所大学,潮州人也未必都知其名,知其详者就更少了,如将其混同于市内某中等师范学校的事情时有发生。这种现象若放在别的地方倒无所谓,但潮州毕竟是著名学者、大学文化研究专家陈平原教授的家乡,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近年来情况有所改观,随着大学教育的观念渗入百姓人家和韩师社会知名度的不断提升,知道桥东有所大学的人渐渐多了。不过,一般市民羡慕的是韩园的清新空气和优雅环境,公职人员常议论的是韩师人的行政级别和工资待遇,而校园周边的快餐店老板则最关注在校生人数是否比去年有所递增,真正能从历史文化或高等教育的视角考量身边这所大学的人毕竟不多。

世界高等教育的发展历史告诉我们,大学在城市发展过程中具有不可替代性,是城市的文化制高点和智慧基地。其人才队伍、专业技术、学术思想和文化氛围等诸多优势是城市其他社会组织所不能比拟的。历史悠久的古老大学所特有的人文积淀,更是城市软环境建设中不可多得的发酵剂。说起来有点滑稽,当我们的普通百姓、甚至某些政府官员还没完全意识到大学文化的这种特殊功能时,倒是一些精明的房地产开发商发现了隐藏其背后的无限商机,从而引发了校园周边地价的飙升。据说十多年前暨南大学旁边的开发商就曾经亮出这样的广告:您花几百万元买到的不仅仅是多少平米的高档豪宅,您买到的是博大精深的暨大文化!恒大推销潮州首个楼盘的广告中虽然没有上述夸张之辞,但也提到毗邻韩师,教育资源丰厚的地域优势。

当然,在中国数以千计的大学中,韩师目前还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所,算不上名校,也没有巨额侨资的注入。如果说有什么不同之处,那就是她伴随着中国近代第一批新式师范学堂而诞生,在广东教育史上享有开师范教育先河的特殊地位。这所大学除了具备一般大学的规模及必备的办学条件,包括生均校园面积生均仪器设备生均藏书量和师生比等教育行政部门规定的量化指标,也包括大楼大师大树大气这些近年来学术界常常使用的时髦专业术语,她还具有整整110年师范教育的漫长办学历史,而溯源这超百年历史,她又与数百年的韩山书院一脉相承,可谓源远流长。这里顺便说一下,当下某些高校为显示其历史的悠久性而人为拼接随意拉长而成,相比之下,韩师的历史可是货真价实,原汁原味。这也从一个方面体现了韩师人求真务实的优良传统。当然,在日趋激烈的教育竞争中,不擅张扬、低调为学的办学风格多少会影响学校知名度的扩大,这或许是百年韩师藏在深闺无人知的原因之一。

与悠久办学历史相联系的另一个优势,恐怕是韩师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从广东高等学校总体布局看,韩师独居粤东一隅,远离中心城市高校群,这种区域位置的局限性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学校的学术交流,并成为招生录取和人才引进的致命硬伤,尤其在信息技术尚未普及、交通不发达的年代。然而,从其在潮州城的具体方位看,又不失为当今不可多得的理想大学校园。学院倚韩山,临韩江,毗韩祠,不到一公里半径范围内分布着韩文公祠、宋代古窑、湘子桥、凤凰塔等高级别历史文物古迹。校园内至今保存着雍正十二年(1734)的《韩山书院碑记》等不少历代碑刻,收藏着上世纪三十年代饶宗颐先生在韩师的代课证和陈复礼先生的毕业证,这些珍贵的文物不仅记载着百年学府的不凡历史,也展示着潮州昔日文化教育的辉煌。校园与中心市区仅一桥之隔,乃宜教宜学、宜居宜思之宝地。倘远离城市,师生难免有生活上诸多不便,若居于喧哗的闹市,则很难潜心学问,如林语堂当年所说,在上海南京路念百年经也成不了佛。凡仔细考察过岳麓山的潮汕学者都会发现,潮州笔架山与长沙岳麓山无论其地理位置,历史轨迹乃至现实功能都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它们都有院以山名,山以院盛的骄人历史,都经历过从古书院到现代大学的漫长之路,因而都有着深厚的文化积淀,只不过名气大小和坐标朝向不同而已。如果说当代大学生在此两地求学有宁静致远之愉悦,无世俗喧嚣之烦忧,那首先要感谢创办岳麓书院和韩山书院的前代先贤们。

大学文化研究表明,大学文化与大学所处的区域文化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办在潮州文化发祥地潮州城的这所大学,其本身就带有明显的区域文化烙印。就拿韩师的学生来说吧,他们人生中珍贵的的大学生活阶段理所当然与潮州的城市文化紧紧连在一起的,或者说,潮州文化的诸元素已融入了他们的学习和生活之中。比如,我们平常在其他大学看不到或很少见到的工夫茶具,在韩师学生宿舍里却每每可以看到。在韩师历届毕业生聚会上,我们曾有趣地发现,三四年大学生活留给他们印记深刻者,甚至可以和中文系陈哨光老师的当代文学课、数学系刘绍谋老师的高等代数课等相提并论的,居然是当年校门口小巧玲珑的咸水粿和东门街热气腾腾的牛肉粿条。位于韩师校园中心区域的图书馆大楼,有一个陈其铨书法作品展,常年展出了该校杰出校友、台湾著名书法教育家陈其铨先生的上百幅书法作品。陈其铨(19172003)原籍丰顺,自幼生活在潮州城,上世纪三十年代就读于韩师。他在回忆录中谈到当初为何喜欢书法,除了韩师詹安泰、李芳柏、王显诏等名师的影响外,还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当年潮州城里各商铺的牌匾都出自书法名家之手,一块招牌本身就是一件书法佳作;二是开元寺的高僧都是书法高手,他们深受社会敬重。陈其铨正是在这种翰墨飘香的文化环境中爱上书法,并日后成名。

如果说陈其铨老校友算是个案,工夫茶、咸水粿也只是一种表象,那么,深层次的分析告诉我们,城市独特的人文传统对大学精神的影响作用是不可低估的。韩师在百余年漫长历史过程中培育形成的师精于教、生勤于学的传统,与潮州农业的精耕细作、潮州手工业的精雕细琢、潮州商业的精打细算以及名闻遐迩的潮州菜的精工制作不无关系。潮州与众不同的文化特色使韩师百年师范教育的人文魅力倍增,教学特色凸显。2008年教育部对韩师进行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这是一个多世纪以来韩师人接受的最高级别的教育评价。初次来到韩师的的评估组专家们惊叹,没想到在改革开放前沿、经济高度发达的广东,居然还有一所学校保持着这么淳朴的校风!而实地考察了一星期的他们终于明白,原来这种淳朴的校风与潮州淳朴的民风有着内在的联系。他们之所以给韩师优秀等级,就在于他们认同这所学校秉承百年师范教育传统,融汇潮汕区域文化精华的鲜明特色。其实,韩师人早在近百年前就已经萌发了这种办学理念,至少在民国十一年省立二师时期方乃斌校长提出韩山为粤东名胜之区,师范尤属基本教育时可以得到印证,只不过那时还没有如今正儿八经的教学评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