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庆110周年

校史长廊

翻开历史的一页——记“第一宿舍”
作者:张超雄 杜悦莹 点击数:发布时间:2013-09-10

夏日的天蓝得耀眼,穿过层层的绿叶,阳光细碎晶莹。走在西区幽深的石板路上,每一件事物,每一阵声响,静静地催促心灵走向一个透彻的世界。校史馆旁的校史碑廊仿佛在轻声诉说着,那曾经浓重的历史的感动。这里承载着百年的沧桑,百年的发展,还有百年来的奋进。历史碑廊里,有一块石碑高160公分,宽66公分,用楷体直书阴刻着《新建第一宿舍记》。我们仔细地抄写下来:
民国十一年八月二日风灾,本校楼舍多半倒塌,风雨无庇,弦诵将辍。广东全省教育委员会特委乃斌来长斯校,视事之初,满目荒凉,几无完室。爰与教务长谢贤明鸠工饬役,略事修葺,及时开课,渐维现状。顾校舍残缺,设施维艰,乃召集员生设立建筑委员会,筹划募捐建设事宜。复亲自奔走潮汕省港之间,再三呼吁,荷承海内外各善团暨各仁长捐助巨金。除将堂舍择要修建外,再招投建筑第一宿舍乙座,辟为十六室,需款四千二百元,凡四阅月而工程告成。至第二宿舍及教室礼堂藏书楼等,亦在规划建筑之中。是役也,全体员生轮流监工,以迄于成,斯尤难能可贵者也。进文数目载之征信录,捐款芳名勒于纪念亭,兹不详焉。中华民国十二年十二月,广东省立第二师范学校校长方乃斌识。
斑驳阳光在晨风的吹拂下摇曳着,似乎正掸拂净那些积落已久的岁月浮尘,再漫不经心地展开,一页页哗哗翻动时,便一点点地,从沉睡的往事中醒来,浮显于脑海胸际。
翻过历史的一幕幕场景,我们来到中华民国十二年,也就是公元1923年,这是立碑的年份。
192282日(农历六月初十),潮汕曾发生一场特大风灾,俗称风灾。当年那场毁家灭族的风灾中幸存的先人们,大多已经作古,历史的痕迹正在岁月中渐渐地褪去。据记载,风灾引发的风暴潮,淹及澄海、饶平、潮阳、南澳、揭阳、惠来、汕头等县市,150多公里的海堤被悉数冲毁,海水入侵内陆达15公里。有户籍可查的,死亡7-8万人,一说为计澄海死者二万六千九百九十六人,饶平近三千人,潮阳千余人,揭阳六百余人,汕头二千余人,统共三万四千五百余人。原澄海外砂乡(包括现在的新溪、坝头两镇,韩江入海河段,也即今汕头机场所在地)有些村被夷为平地,全村殉难,无一幸免。坐落韩江边的韩山书院同样难逃一劫,遭受了巨大的创伤。校舍倒塌颓痪,瓦砾遍地,风雨无庇,图书资料、理化仪器、动植物标本等损失殆尽。恰恰在这满目疮痍之时,学生星散,校长辞职,学校势将停办。
19229月,省教育委员会委任方乃斌莅校视事,方乃斌校长临危受命,接任新校长。方乃斌接任校长时年仅28岁,上任后从上一任校长中接过学校经费本,其中记载有韩师校产:经常费田租、铺租和塘租三项相加,每年可收银6639.8元(七兑);临时费指学生每人每年所交学费大洋4元,每人入学保证金大洋10元。所有经费,仅此而已。面对韩师百废待兴的局面,经费拮据,重建校园的计划陷入了困境。
方乃斌校长上任刚一月,即发出《劝捐韩山广东省立第二师范学校建筑校舍启》:
乃斌奉广东省教育厅命,来长斯校,乃就讲堂宿舍之略可扶持者,葺而修之,召集学生,及时上课,然此乃暂时之经营,非可以规久远也。况颓垣断瓦,堆积尚多;层阁崇楼,规复有待。……用敢本敬恭桑梓之忱,略尽刷新韩师之责。……所望热心教育之家,资财丰裕之户,解囊捐赠,大笔标题,伴韩山省立二师学校复其旧观,再睹新制,庶茶茶学子,共沾长者之仁。渺渺鄙怀,克慰观成之愿,是为启。
启事发出后,方校长召集学校教职员工,设立建筑委员会,筹划募捐以建设我校之事,并亲自奔赴于潮汕、新加坡、泰国等地奔走募捐,再三呼吁。承海内外各界人士的热心赞助,除了将学校的教室择要修建外,又建设了第一宿舍乙座,辟为十六室。在第二宿舍及礼堂藏书楼等的建筑过程之中,全体员生轮流监工,以讫于成,实为难能可贵。
也许,一块孤零零的石碑并不能承载曾经的历史,但也成了历史的见证。
第一宿舍,承载了一代韩师人多少辛酸苦楚和风雨同舟,历史用同一页笔记记录了一个世纪,现实用同一种方式演绎了一个轮回,韩师师生用同一颗心创造着同一个梦想。昨日薪火,日夜传承。逝去的岁月,我们只能抓住那些稀薄的回忆,然后独自叹息。触摸着有明显裂痕和青苔的第一宿舍的牌匾,再多的敬佩都只能在心里一点点的祭念。那些情怀早已伴着岁月的流逝而安然消褪,就像一张泛黄的老照片,只留下看似清晰却已模糊的身影在汝平亭后山壁让人景仰。
曾经的沧桑,如今演变作一种只有它才懂的文字,安静地锁在石碑与牌匾的深处。过了很久,也许是一年,也许是百年,等待某一天,被某一个懂得的声音朗读,慢慢地不知不觉地一段历史弥漫在眼底的背后。
有人崇尚实用主义,渴望在栉比鳞次建筑中找到动力,希望能在现代浪潮中扬起风帆,有人钟情于苍凉浑厚的历史感,体会时光沉积下来的那种坚实与厚重。选择了韩师,就是选择了坚定与深厚,选择与历史对话。如今第一宿舍只剩下石碑和牌匾静静地矗立在校史馆旁,作为一种存在,一种意象,一段历史,一个象征,它见证了韩师的巨大变迁,变的只有那校园里的钟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