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庆110周年

校史长廊

十年如未死 卷土定重来——韩山书院山长丘逢甲小记
作者:田风 点击数:发布时间:2013-05-18

西天染着醉醺醺的酡红,秋风翻卷着败叶在墓道猎猎吟唱,扑棱棱几只寒鸦跃下山崖,贴着鳄渡辽阔的水面朝远方飞去。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背着手缓缓向金山巅南宋抗元民族英雄马发的墓陵踱来,拧结的浓眉下一双深眼透着忧郁的神情。唉,三十三岁,正是建功立业的宝贵年华呀,看如今壮志未酬却两鬓早霜,或许将老死于风尘戎马之中。他不禁长叹一声,扶着墓栏怅惘地凝望着隔江笼罩着斜晖的笔架山。俄顷,他从侍童接过笔墨奋笔疾书:『凭栏望韩夫子祠,如此江山独让前贤留姓氏;把酒吊马将军墓,奈何天地竟将残局付英雄』。——这个扶栏拍剑愁愤交集的诗人,就是一八九七年(光绪二十三年)韩山书院山长(即院长)、著名的反对割让台湾的爱国志士丘逢甲。

此时此刻他心中有一百个问号!为什么治潮八月的韩愈能轻易留下不朽的功名,为什么老天却要把支离破碎的河山、把仰人鼻息的屈辱强压在当代英雄身上??他因此想起了那天隔一方的故乡台湾的父老兄妹,她们正痛苦地挣扎在倭寇的铁蹄之下,他深深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感到内疚……

回想中日甲午战争爆发之际,正在台中、台南的衡山、罗山、崇文三书院教授的丘逢甲,不顾清廷一道道禁令。『倾家财以为兵饷』,投笔从戎督办团练,一八九四年十月就组建了抗日护台义军一百十六营。当清廷派卖国贼李鸿章赴马关乞和时,逢甲闻讯表示,『如当国者真有弃台之意,窃愿举所有义旅共保危疆』。一八九五年四月十七日李鸿章和伊藤博文签订了《马关和约》,果然把台湾和'彭湖列岛拱手让给倭寇。丘逢甲痛不欲生,屡次驰电朝廷抗争,请求『拒倭守土』,三次啮指血书上奏,但清廷都置之不理,逢甲仰天恸哭:『朝廷弃我,我岂可复自弃耶!』其后,他被推举为义勇大将军,率领全台义军抗战御敌。

一八九五年五月初六,日寇由底澳登陆,直指基隆、台北。台湾巡抚唐景崧临阵溃逃,带领文武官员乘英轮溜回厦门。丘逢甲抽调所部赴台北救援,至中途已闻台北沦陷。于是义军沿着铁路防守,北拒南下新竹的倭寇。但是,由于缺乏后援,义军浴血鏖战廿多个昼夜弹尽饷绝而告失败。七月下旬,叛徒告密,日寇通缉丘逢甲,他含恨哭别故乡,率全家内渡泉州,然后经汕头转回祖籍蕉岭县文福乡淡定村。茫茫苍海,何去何从?他愤然赋诗:『宰相有权能割地,孤臣无力可回天,扁舟去作夷子①,回首山河意黯然』。

台湾,逢甲的故乡,是哺养他成长的地方。那里一草一木都牵动着他无尽的眷恋。丘逢甲一八六四年生于苗栗县,十四岁就考中秀才,廿五岁中举人,次年又中进士,被清廷任命为工部主事;但他无意于沉浮宦海,引见后便请假返台致力于文化教育。如今,离乡背井的命运怎不教他悲痛欲绝呢?!

丘逢甲崇尚民族气节,恪守爱国情操,时常用岳飞、郑成功的事迹、名言来鞭策自己。在淡定村的家门楣上有『念台』的匾额,连生了个儿子也取名叫『念台』。岁月的流逝,并不能磨灭他渴望故乡回归祖国和怀念乡亲的情愫,每每提起往事,他就愁云入梦,哀泪如雨:往事何堪说,征衫血泪斑。龙归天外雨,鳌没海中山。银烛鏖诗罢,牙旗校猎还。不知成异域,夜夜梦台湾!可是,英雄『把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当然,更不会得到清廷的重视支援!

为了实现救国大志,逢甲再也闲居不住了。一八九七年离开蕉岭来到了潮州韩山书院,潜心培养人才。他曾写下《韩山书院新栽小松》抒怀,『郁郁贞蕤夜拂霜,十年预计比人长。要从韩木凋零后,留取清荫复讲堂。』十年树木,百年树人。逢甲倾吐了他要从育材入手来救国扶危、从头收拾旧山河的远大抱负。其后他辗转于潮阳东山书院、澄海景韩学院讲学,并创办潮州文学堂。一九零零年后,他又在汕头、梅州创办了岭东同文学堂和蕉岭初级师范学堂。不但对粤东的新学的发展、资本主义国家文明的输入起了推动作用,而且当时『粤桂革命志士多出于其门』。一九零六年,逢甲调广州任两广学务处视学兼广州府中学堂监督。一九零九年有兼任两广方言学堂监督。同年,广东咨议局成立,被推为议长。胡绳同志曾评述,丘逢甲『就其思想说,是带有资产阶级倾向的一个知识分子』。确实如此,在历史潮流推动下,逢甲在政治上从拥护维新立宪,逐渐转向革命了。

辛亥革命成功,广东省宣布独立并成立政府,丘逢甲任教育部长,同时他作为广东代表赴南京组织临时中央政府,成为参议院第一名台湾籍参议员。他参加孙中山所主持的民国肇基盛典,发出了『江山一统都新定』、『中华民族此重兴』的欢呼。就在他满怀信心准备光复故土的时候,却因积劳成疾病逝于蕉岭故居,时年仅四十九岁。临终前,他吩咐家属:『葬须南向,』至死也不忘台湾回归祖国。

壮志未酬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沾襟。丘逢甲曾与友人相期:『十年如未死,卷土定重来。』遗憾的是我们的英雄,十年期限未满,统一大业未竟,就与世长辞了。呜呼,英灵九泉之下岂能安宁呢?然而,祖国的和平统一事业是后继有人的。海峡两岸的人民深深敬仰这位彪炳史册的爱国者。在台湾省台北公园内竖立着丘逢甲先生的半身铜象,在广东省蕉岭县,乡亲们修复故居岭云海日楼,建立丘逢甲纪念馆。上海还出版丘逢甲诗集《岭云海日楼诗钞》,华夏子孙得到了一份难能可贵的精神财富。

巍巍笔架山呀默首不语,滚滚韩江水吞声淌泪,这是在缅怀曾在江畔山麓行吟的英雄!?如今,我们幸福地生活在留下英雄足迹的土地上,我们要永远怀念不屈不挠为祖国统一而奋斗终生的爱国志士丘逢甲!

①春秋末年,范蠡改名夷子皮浮海引退。(摘自:《韩山师专》报第5 1983年11月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