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庆110周年

校史长廊

碑传漫笔
作者:张应之 点击数:发布时间:2013-05-13

我敬仰韩师。这不仅因为韩师是哺我诲我的母校,也因为韩师饮誉海内外——它磨炼出一代代造诣可观的硕师,塑造出一批批壮志凌云的赤子; 而且因为韩师本是纪念韩愈的古迹,潮人心眼里景崇的胜地。

于是,韩师在我的印象中,是不可磨灭的!一个依附过母体而游离母体的学子,怎么能够消失眷恋之情呢?

韩愈直谏犯颜,在“朝奏”“夕贬”之后,经历了“云横秦岭”、“雪映蓝关”的艰难旅程,人困马乏,入主潮州刺史,为官不过八个月,却为当时边陲的蛮南地带驱逐恶溪的鳄类,延纳进士赵德动众办学。这些除民害、拓民智的措施,绝非盲人瞎马式,乃属难能可贵。这样,韩愈自然成为黎民百姓的泰山北斗,山改韩,水也改韩。功业随之彪炳后世。尽管历代沧桑,而山水的易姓却经久不泯。这也许是韩愈所始料未及的。

刺史韩愈启蒙了潮州黎民,潮州黎民完美了刺史韩愈。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于是韩师提高了名度,增添了灵气。“百世师”的遗风,铸造了韩师的潜质:积极对待人生,为民育才,造福社会。

我读校报刊布的旅侨校友捐资芳名录,深为卓识诸君慷慨助学的精神所感动。它本身就象敞开了心扉,让人们感受到一颗颗跳动着的赤诚的心,感受到象雪底下的火山所隐藏着的灼热火焰。我们无妨从宏观角度说,一个时代的特征,是由年青一代的性格构成。旅侨校友汉家赤子金石声,必然激荡着韩师后起之秀的心灵,大展宏图,弘扬韩师传统,拓展潮州文明,构成现代社会的脊梁。这该是值得探究的宏旨。

而今才林楼落成剪彩,当是一件振奋人心的大幸。才林,才林,育才如林,插柳成荫,多么默契的征兆。

不论是才林楼,还是振华楼,抑或是进华楼,都是校园的诗碑,韩师的史传; 必将跟韩山同存,跟韩师共荣:这是毫无疑义的。(摘自:《韩山师专》报 庆典特刊 199110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