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庆110周年

校友风采

饶 锷
作者:陈贤武 点击数:发布时间:2013-10-14

饶锷(18891931),名宝璇,后改名锷,字纯钩,自号钝庵,又号蒪园居士。潮州城内人。他于1920年、1923年两度受聘为省立第二师范学校(韩山师范学院前身)国文教员。韩山师范学院民国档案卷36714“教员一览表,民国口口年五月广东省立第二师范学校报告”:姓名:饶锷。籍贯:潮安。履历:上海民国法律学校毕业。职务:国文教员……

饶锷14岁就读于汕头岭东同文学堂,备列温丹铭先生门下。稍长即游学四方,“探禹迹之旧墟,扬秦火之灰尘”,跋涉三千里。1914年毕业于上海民国法律学校,获法学士。创办《国故》月刊,主编《粤南报》,其诗文在潮汕学界有着广泛而深刻的影响。

清末民初,潮汕一带的文人群体,大抵以若干深具家学渊源的望族为主体,如枫溪柯氏、庵埠冯氏、澄海蔡氏、潮阳郭氏、揭阳姚氏、大埔温氏等,加上师生同窗,亲戚朋友情谊,实际上已初步形成一个松散的文人群体,钝庵以其超人才华和丰厚实力,往往起着举足轻重乃至独领风骚的作用。

钝庵早年参加过南社,又与江南钜子高吹万等倡设国学会。在南社与国学会的影响下,潮汕一带立社聚讲,授徒较艺的风气逐渐形成,先后有瀛社、韩社、壶社等接踵而至,钝庵都予以积极关注、指导和鼎力支持。1932更与辜师陶、杨光祖倡议组建“壬社”,为首任社长。他在《韩社题名录叙》中认为:吾潮所称魁儒畸士,其成就终不能与中原角逐,其何故也?“学无渊源而志趣不务大之弊也。盖学无渊源则习不精,志不务大则薄有所能辄矜以自喜,两者不知去取而欲其所成就以跻乎古作者之列,难矣!”故大力提倡“幼禀家学,壮而游乎四方!”他撰写过《〈佛国记〉疏证》、《王右军年谱》等书稿。前者涉及西北史地和中外交通,后者事关碑帖优劣之争,皆是近现代以来的显学。

他治学之道,一是主张“以考据义理为先”。温丹铭在《赠饶君纯钩并序》中说:“纯钩,余分教同文学堂时学生也。近数年来,见其所作古文辞深合义法。今岁以创《国故》月刊,故来书通问。秋仲之潮,因造访焉。款留深谈,出所著《〈佛国记〉疏证》、《王右军年谱》相质,详审精博,盖文人而兼学人矣。喜赠以诗。”在“义安开郡后,千载得斯人”句自注:“吾潮向但有诗人、文人,而无学人;宋明义理之学,尚可得数人,若考证则绝无矣。”又在“山原无择壤,道岂限传薪”句自注:“君独学深造,不由师承。”可见,在温先生眼中,钝庵是吾潮首位从事考证的“学人”,并且申明,他在“考证”方面的成就,并非来自师承,而是由他独学深造得来的。

二是力倡“徵文考献”为当务之急。他的代表作《潮州西湖山志》、《潮州艺文志》无疑就是这一主张的集中体现。尤其是与长男宗颐辑订的《潮州艺文志》十九卷,前十七卷按经史子集四类著录书目1044种,上起唐代,下迄民初;第十八卷为外编,第十九卷为订伪,第二十卷为存疑。一至十三卷后连载于19351936年《岭南学报》,这是研究潮州历代文献的里程碑式的著作,尤其是父子所撰各条案语,以条举往者部次、版本、作者等,或谬而纠之,或简而补之,共得“锷按”195条,“宗颐按”245条。若细加研究,即是粤东学术史、岭东诗学史,故至今仍是潮学研究的重要基石。惜卷十四以下稿件中经抗战兵燹荡尽。

钝庵出身富豪之家,而无纨绔陋习。性嗜书,藏书、读书、著书为一生所好。其私家园林“蓴园”中建有一座“天啸楼”,藏书多达十馀万卷,为当时粤东最负盛名的藏书楼。其著述除上述提及外,尚有《汉儒学案》、《慈禧宫词百首》等,共计十有七种。故郑国藩在所撰《墓志铭》悲叹日:“君著作等身,方以立言垂不朽,子贤又克负荷.宜庆君。何以悲君?盖非为君悲,为吾潮学界悲也。”(摘自:《韩山师范学院学报》 20115 32 5期)